大白投票团队,高速/交易保障/完全人工投票
微信:tp1197
大白刷票二维码

数万网友突然为她“打榜”,是一场积怨已久的叛逆

时间 :2020-12-01 作者 : 来源: 浏览 : 分类 :微信投票
直到看到“数万网友接力为陌生小学生投票”的新闻,才发现整个事件与娱乐圈沾不上一点关系。小姑娘赵宇琦并非明星,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六年级学生。没想到,网友不仅踊跃参加,还逐步发酵到了其他平台。到目前为止,赵宇琦的票数已经接近6万票,而且数字还在不断上涨。尽管这次事件中,其他孩子的家长拉票成分有多大并未得到证实。这种“难拒绝”,并不体现为关系的亲密程度。本质上,这依然是一场各路家长大显神通的人脉大比拼。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

大多数人第一次在网上看到“赵宇琦”这个名字时,可能还以为这是某个新晋出来的选秀明星。

毕竟看到满屏的“为赵宇琦投票”,很难不联想到粉丝们的打Call行动。

直到看到“数万网友接力为陌生小学生投票”的新闻,才发现整个事件与娱乐圈沾不上一点关系。

小姑娘赵宇琦并非明星,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六年级学生。

而整个事情起源于豆瓣网友@张老实在朋友圈看到的河间市“新时代好少年”的拉票。

这位网友点进链接后发现,其他候选者都有几百几千票,这个小姑娘的票数只有110票,位居最末。

而从投票网站的资料上看,她的身世在一众光鲜亮丽的得奖者中更是显得尤为悲惨——

妈妈去世、姐姐残疾、弟弟年幼。爸爸常年外出,小宇琦在读书之余还要照顾全家人的生活。

出于同情心,他不仅自己给赵宇琦投了票,还在某瓣上号召其他人也去给她投票。

没想到,网友不仅踊跃参加,还逐步发酵到了其他平台。到目前为止,赵宇琦的票数已经接近6万票,而且数字还在不断上涨。

一次无关痛痒的投票,戳中了什么?

首先必须要说,作为一向以高冷文艺态度示人的豆瓣网友,这次对一个普通人都不胜其烦的朋友圈投票这么热衷,本身就很让人惊讶。

就连一开始呼吁大家去投票的张老实,最初的目标也只是“搞个几百票让小朋友高兴一下”。

谁也没想到这个看着就无趣的“好青年”评选,最终能发酵成5万多个网友的狂欢。

@张老实

尽管在整个事件中一些人真情实感的程度,让人觉得小宇琦下一秒就要出道了。

但是事实上,无论是从实质效果还是大家的动机来看,这都更像是一次没有实际意义的大型行为艺术。

首先从投票页面中所给出的信息来看,包括赵宇琦在内的20个学生都已经成功入选“新时代好青年”。

而号召公众投票这件事,更像是在公示环节的一种扩大传播度和参与度的宣传手段。

也就是说,无论投票结果如何,都不影响奖项的颁发。

而另一方面,投票的人似乎也并没有觉得自己的投票行为能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从大多数投票者的留言来看,TA们一开始的投票动机在于“小妹妹生活这么苦,希望以这种方式让她感受到善意”。

投票结果的无意义,甚至成为了TA们的保护伞。毕竟这样不会给其他小朋友带来实质的影响,也就规避掉了不少路人关于“谁惨投谁”的指责。

但如果网友们仅仅是出于“献爱心”的简单目的,未免会让人觉得他们陷入了自我感动。

更无法解释他们为什么要通过“把其他小朋友的名次挤下去”这种方式表达对赵宇琦的支持。

而在众多发言中,有一条恰恰无意中揭穿了驱使着这次投票背后真正的福斯心理——

“尽管也蛮烦微信拉票的,可是不想让其他家长通过拉票的方式得逞吧。”

在如今的朋友圈,“给孩子拉票”简直能跟微商卖面膜、电商助力一起并称为现代人最习以为常的“三大精神污染”。

而让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实是:在类似的投票中,票数多少不靠孩子实力,主要靠家长拉票的水平。

有人就在给赵宇琦投完票之后,回忆了自己曾经在领导有意无意的压力下无奈投票转发的经历。

@川崎大师

我们甚至都能够想象,TA是如何怀着对滥用职权的领导的不满之情,给赵宇琦投下一票的。

尽管这次事件中,其他孩子的家长拉票成分有多大并未得到证实。

但从网友的集体投票行为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出,他们对于这种人情式的拉票早已深恶痛绝。

更有人直指这样的投票“全靠情面关系”,并斥责主办方用这种方法吸引关注是“居心叵测”。

换句话说,与“支持赵宇琦”的情绪比起来,大家似乎更倾向于把“朋友圈投票”这池水完全搅浑:

“既然你们的孩子靠拉票抢占了名次,那我们就要把一个最没有能力拉票的孩子捧上第一。”

一场变味的“人脉比拼大赛”

朋友圈投票,排名全靠拉票,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

无论这次朋友圈里出现的是“最具创意着装”还是诗歌大赛,才艺比拼还是小模特选拔。

在现实操作中,投票人几乎都是碍情面不得已为之,最后的评选结果也是殊途同归:谁朋友圈体量大,谁就能赚来更多的吆喝。

随着近几年朋友圈拉票逐渐变成网民公敌之后,情况又有了新变化。

当群发好友列表中的“地推”式拉票效率越来越低后,真正的拉票大王从微信好友最多的人,变成了“让人最难拒绝的人”。

这种“难拒绝”,并不体现为关系的亲密程度。毕竟如果一个人每次私聊你都是要给自己孩子投票,七八次以后再好的朋友怕是也要绝交。而是体现为拉票者对你的利益和前途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让人不敢轻易拒绝他们的要求。

按照这个标准,根据本人并不权威的统计,如今在类似的拉票活动中能够独领风骚的有三类人:部门领导、小学老师和高校辅导员。

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你可以对高中同学的拉票链接视而不见。但如果是领导在群里要求大家给自家小孩投票,社畜们不仅会主动把投票截图发进群里,还会花1元钱刷个礼物。

面对孩子班主任“帮老师外甥投个票”的要求,即使是最看不起拉票的家长也会正当群里第一个投票者,以求老师在自家孩子身上多费点心。

即使是自主性相对较高的大学生,面对能影响你是否评优的辅导员,甚至是决定你能否毕业的导师,要拒绝被他们的投票请求绑架,恐怕也需要更多勇气。

一位大三学生就曾经谈到,辅导员曾经在年级群里给小孩拉票。不仅提到要“给大家加分(不知道加的是平时表现分还是素质学分)”,还用到了“已经记住了投票人的名字”这样的字眼。

尽管这位导员言语之间非常客气,所谓的“统计名单”本意可能也是为了对投票的学生表示感谢。

但是作为没有投票的学生中的一员,难免心里会有所疑虑:“我没投票,导员会不会给我穿小鞋?”

如果说一开始的朋友圈拉票,靠的还是家长们舍下脸面的信息轰炸,那么现在似乎越来越紧密地与实实在在的人脉资源绑定。

列表中的朋友数量不重要,有多少能为自己所用才是在拉票中制胜的关键。

本质上,这依然是一场各路家长大显神通的人脉大比拼。而投票平台中动辄几倍的票数差距,很多时候也是现实中某种人际关系的缩影。

这时再回头去看朋友圈中“xx号在xx绘画比赛中获得第一名”之类的消息,不禁会觉得有点讽刺。

原本是孩子的比赛,排名却全靠家长人脉。在整个过程中,孩子的真实能力恰恰成了最不重要的东西。

反对给孩子拉票的人,是在反对什么?

对于很多旁观者来说,家长为了孩子某个全靠刷票的排名而费心费力,多少显得没什么必要。

如果你去质问那些家长,他们可能也会感到无奈:我也嫌到处拉票丢人,可是别人都拉,就我家孩子落后,我能眼睁睁看他排倒数吗?

更不要说如今大多数朋友圈投票都是由课外培训班、亲子活动机构等商家发起。

从比拼规则到页面设计,贩卖家长比拼欲望,从而为自己做免费的涨粉宣传的意图可谓十分明显。

把所有家长和孩子都主动或被动地卷入了一场意义不明的竞赛中,最终获利的只有搞刷票业务的商家和涨了一大波粉的主办方。

然而,恰恰由于微信投票的这种全方位不靠谱已经成为所有人的共识,家长在其中投入的好胜心就更值得深思。

一个非常让人哭笑不得的现象是,有家长一边孜孜不倦给自家孩子拉票,另一边却在网上指责那些花钱刷票的人是“作弊”。

这其中暗含的逻辑是,人们似乎已经接受了“有资源、有人脉的优秀父母,也是孩子能力的组成部分”。

而当我们回看这次轰轰烈烈的“给赵宇琦投票”事件。

如果说一开始网友对于朋友圈拉票的反感在于受打扰和人情的异化。那么这一次对小宇琦的“报复性投票”,可能更是对整个靠家长实力拼娃风气的不满。

毕竟驱使他们的情绪中,最重要的是小宇琦特殊的家庭背景,让人们自然产生了“一定没有家长替她拉票”的猜想。

尤其是对比其他获奖孩子满满当当的各种才艺证书、比赛奖项,赵宇琦的获奖履历显得格外单薄。似乎更是对于“家境优越的孩子天生拥有更多优秀可能”的最好印证。

就像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周杰伦打榜”事件,粉丝通过把周杰伦捧上超话榜首的方式,表达对数据之上逻辑的反讽。

而“给赵宇琦投票”虽然规模小的多,但同样是部分人在用“在你的领域里打败你”的逻辑,去嘲讽自己不认同的规则。

如今我们似乎已经对——家境好的小孩天生就在终点线,不仅比我有钱还比我聪明有眼界——的现状习以为常。但总会有某个契机,会让人想要重十“足够努力就能成功”的老信仰。

而网友们积极投票让赵宇琦的票数遥遥领先,与其说是单纯向小宇琦释放善意。倒不如说是试图用一种无意义的方式,对于“家里有矿比什么都强”这个被越来越多人信奉的理论,进行反抗性的情绪表达。

根据河间市文明办在最新的回应中,确认网友投票并不会对评选产生实际影响。

这无疑也进一步加深了此次事件的虚无感。

与其说网友的集体投票是真正想要反对什么,倒不如说这是在接受现实后,一次偶然的情绪爆发。

因为无论我们是否愿意,在家庭资源已经某种程度上成为孩子发展“硬通货”的今天,类似父母为下一代“出战”的竞争只会不断上演。

赵宇琦获得的5万多票并没有让她拥有更多,而所有曾参与投票的人,也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什么。

毕竟令人不厌其烦又无法拒绝的微信投票,只是“家长插手下一代竞争”中最微不足道的部分。

但网友们也只能在这样的行为艺术中,感受虚妄的胜利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