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投票团队,高速/交易保障/完全人工投票
微信:tp1197
大白刷票二维码

悼咪蒙

时间 :2021-01-23 作者 : 来源: 浏览 : 分类 :微信投票
我悼咪蒙,不是幸灾乐祸,我只是近距离端详了一个自媒体的死亡标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最终咪蒙还是消失在网络世界。

据目前得到的消息看,这是一次对“咪蒙系”自媒体的全网封禁行动。参与执行的平台之一凤凰网给出的依据是:

坚决落实自媒体相关管理规定,自觉抵制虚假营销的账号,坚决抵制虚假信息,抵制无污不成文的文化、丧文化,抵制毒鸡汤,反对贩卖焦虑,坚决打击骗取流量的行为,要让严重影响社会稳定、人为撕裂社会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代价”确实“惨痛”,有理由相信,这是微信公众平台被封禁的订阅量最大的账号。

至此,山东大学走出来的两个自媒体巨鳄 —— 咪蒙、王五四皆暂时性地结束了网络生命。

咪蒙(马凌)是中央统战部第二期网络人士理论研讨班的一员,并作为自媒体代表在会上做了发言:

在公众号的运营中我们应注重体现产品思维和用户导向,尊重用户才能赢得用户,要努力唤醒人民听故事的天性,尽可能让人民参与进来,要深入了解真实发生在身边的正能量事件,用10万+的方法论,去讲述好中国故事,去激发民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对照这次的处理动机以及处理的彻底性,马凌同志显然让组织失望了。

刚才,很多人跑来问我:“表哥,天亮了,你开心吗?”

我为什么要开心呢?

我在自媒体领域没有一个“私敌”。我确实活跃在批判咪蒙的一线战场,写了大概七八篇主题文章,但都是价值观之争、写作伦理之争。我从来也没有提出“让咪蒙消失”的诉求。

相反,我早就断言,咪蒙不是咪蒙,咪蒙是一个流派,只要流量导向在,挑逗各阶层情绪的方法论无往不利,那么岂能言咪蒙无后乎?

虽然“咪蒙”消失了,但她留下的写作套路“遗产”、价值观“遗产”还会泽被那些不断来到自媒体领域冒险掘金的人。

我是全网第一个提出对咪蒙健康表示关注的自媒体人,我写过《我担心咪蒙病了》。你们不要觉得我假惺惺的,她以一篇《好疼的金圣叹》闯入公众视线,惊艳世人,我们自然对她有不一样的期许,会期待她沿着类似的路子,产出更多俏皮、犀利又不乏洞见的文章。我们担心她操弄代际矛盾、人际矛盾,反而会反噬自己,影响到生理及心理的健康。

不是没有选择的。

她笃定地拿灵魂与魔鬼做交易,给流量标定了价格,而看不见的那只手也握着她网络写作生命的定时器。

批评咪蒙的人再凶猛,但到底是手无寸铁的写字人,吵一吵,热闹热闹,泄个恨罢了。咪蒙就坚持那条“挑逗”的路又有什么不可呢?我们必须得尊重另一批几千万人的选择,他们有自由选择阅读品位的权利,相信这一天对他们来说也是难过的一天。

我们这份宽容的善未必能引导出咪蒙写作上的善,但追求、声张创作的自由、表达的自由,会让每一个写字的人受益。

因为,没有谁能保证写出百分百正确的文章。

那么,今天,我不是开心的,我是害怕的。

咪蒙曾在微博上为爱国热泪盈眶过,表过赤忱的态度,平时写作也甚少触碰敏感话题,但依然还是“栽了”。

这说明什么?那接下来的话是对把写作作为职业或生意的人说的,你必须遵循的游戏规则。

学习、学习再学习。深刻领会有关部门发布的言论导向;

不要一时流量挣得爽,小心秋后拉清单;

不靠贩卖焦虑,不挑逗人际矛盾,也是能获取大批拥趸的;

咪蒙是最大的公众号,那么今天也是敲给你们最响的警钟;

富贵险中求,那你能承担后果吗?

咪蒙有百万修图师,但没有一个人能帮她P出一条安全的文创路。

我悼咪蒙,不是幸灾乐祸,我只是近距离端详了一个自媒体的死亡标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